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第8章性别之罪 8

好!当然不好!秦双双一个人从山上弄来的东西,别说养两个人了,就是养四五个人都足够了!这钱可都是归了老陈氏的腰包里的!

就像秦双双说的一样,儿媳妇的钱除了嫁妆,赚多少都得交给婆婆拿着,但女孩要是有本事赚了钱,那都是日后的嫁妆钱,要是家里人敢伸手,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小陈氏被秦双双这一段话给噎的上不去下不来的,却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偷眼看她姑姑黑的和锅底一个颜色的脸,就知道自己这句话是惹了祸了。

小陈氏都忍不住想抽自己的嘴巴了,怎么就忘了这死丫头伶牙俐齿的惯会在外面做脸,家里却从来不给人留面子的!

老陈氏的脸黑了黑,磨了磨牙,硬是扯出个皮肉分离的笑,勉强压着火气对秦双双道:“听你大伯娘胡说什么!她那个人缺心少肺的,说出的话和放屁一样,饭就在哪里,谁不让你吃了!”

秦双双心里的火气消不下去,冷笑一声,斜睨了小陈氏一眼,“吃两口饭还要被人说小话!我可是不敢再下筷子了,毕竟我一个铜子都没有给家里挣回来过,那里配吃那么多的饭呢!”

秦双双明显不给老陈氏面子,老陈氏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可是没办法,秦双双要是真不把东西交给家里了,那损失可就大了,老陈氏自然是舍不得。

看了一眼不敢吱声了的小陈氏,老陈氏也有些迁怒,要不是这笨蛋侄女说话不过脑子,怎么会让这死丫头抓了话柄不依不饶的。

越想越气,老陈氏破天荒的起身抬手对着小陈氏的脸,噼里啪啦的反正连着打了好几个大嘴巴,骂道:“吃都堵不住你的嘴,整天胡咧咧个啥!不说话有人把你当哑巴不?再多嘴多舌的把你嘴缝上!”

小陈氏傻了,当着一桌子妯娌孩子的面,第一次被一向包庇她的老陈氏这么下面子,从没经过这打击的小陈氏自尊心怎么受得住,顿时眼泪就下来了!

小陈氏也是个脾气大的,直接一扔筷子转身就跑回了自己的屋里去,紧接着一阵哭声就传了出来。

老陈氏恨她乱说话,不依不饶的接着骂道:“哭!有脸哭!多嘴多舌的长舌妇,嘴上再没个把门的一天到晚的瞎咧咧,让老大休了你!”老陈氏的话音一落,屋子里小陈氏的哭声更大了,哭声中充满了委屈!

眼看着自己的娘哭着跑了,大郎三郎和大娘子也吓着了,愣了一阵子,溜边下了饭桌去追他们的娘小陈氏去了,很快小陈氏的哭声就多了几个伴奏的。

饭桌另一边的方氏悄悄的缩了缩身子,暗暗庆幸自己刚刚打算讨好婆婆的时候被小陈氏给抢了先,心想着以后看来不能太挤兑白氏了,这二娘子太护着她娘了,惹了二娘子简直就是捅了马蜂窝,没个好!

不止是方氏,就是那边另一桌上吃饭的那一帮男人也都闷着头,好像没听见这边的闹剧一样,就连最喜欢挑事的秦老三都没吱声,可见秦双双不好惹这点已经在秦家深入人心了。

老陈氏黑着脸把野菜团子往秦双双面前推了推,然后坐下开始吃饭,显然是打算把之前的事糊弄过去!

一个屋檐下住着,秦双双也不想弄的太僵,把小陈氏挤兑走了也就算了,又拿了两个野菜团子,同时把白氏手里的半个野菜团子放回盆里,拿了个整个的给白氏。

低头闷不吭声的三下五除二把饭吃了,秦双双拉着白氏就回了房间,千叮万嘱让白氏离着老陈氏远点,最好是尽量躲着她走,得到白氏几次保证之后,才拿上绑木柴的绳索上山去了。

其实最近秦双双的心情有些焦躁,因为她已经五岁了,眼看着离白氏的死就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可是秦双双想的脑袋都要炸了,还是想不出来到底她娘是怎么死的!

这让秦双双的心里十分的不安,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有时候秦双双都发狠的想着干脆直接就这么拉着白氏跑了算了!

奈何她和白氏手中没有跑路的钱财,还都是女人,女人除非是立了女户的人才能办官凭路引,比如寡妇,和离和自梳的女性。

似她娘白氏这样为人妻的女子是办不下来官凭路引的,没有官凭路引出门是绝对不行的,会被官府当作流民驱赶抓捕。

可秦家是绝对不能长留的,就算白氏的死劫能过,等过两年碰上灾年的时候,也是个大麻烦,当初秦双双是得幸被人救了,才免于被人烹煮下锅的结局。

就算这样,被救之后她还是免不了被人送回这个亲手把她送到别人锅里去的人家中,更何况如今还有白氏,难保秦家不会想出更恶心人的招数,实在是白氏除了秦家,根本没有可以去的地方!

白氏是秦家人花钱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媳妇,没有任何的依靠,自然只能由着秦家人捏扁搓圆,若不是白氏没有娘家,还是买来的媳妇,老陈氏如何敢这么过分的磋磨白氏。

这世道虽然婆婆折腾儿媳是常见,可也没有折腾到老陈氏这么过分的,就是因为白氏无依无靠。

如今秦双双想破了脑袋,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也只有趁着大灾的时候抢先带着白氏逃荒去这一招,反正过不了多久大家都要逃荒了,没有人会跟逃荒的难民要路引。

她带着白氏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然后谎称是遇到灾难全家人都死绝了,没有丈夫的女人是可以立女户的,到时候让白氏立个女户,秦双双觉得凭借着自己的一身巨力,就是靠打猎她都能养活白氏。

而且一逃荒,自此以后天南地北的,一个村里的人基本上这辈子会重新碰上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也不怕她撒的谎会被拆穿!

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行得通,在心里反复思量了几次,完善了一些细节问题,甚至想好了说服白氏的说辞,秦双双的心中总算是安定了一些。

山脚离着秦家居住的地方不远,秦双双很快就到了山脚处,山脚的柴草早被村子里的小孩子们捡个差不离了,秦双双直接往山上走,打算先去前两天发现的野果树那里看看有没有成熟了的野果子。

不过还没到野果树那里,秦双双就被一阵怪异的声响给吸引了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