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第6章性别之罪 6

村长叹息了一回,到底不是自己家的事,况且事实也已经清楚了,就直接离开了。

村长离开之后,秦家众人才反应过来该去请个郎中来。

秦老爷子咳嗽了一声,黑着脸看了周围的一圈儿女一眼,吩咐道:“还不赶紧过来搭把手把人都抬起到床上去,大郎拿上一吊钱,去镇上跑一趟,把闵郎中请过来。”

闵郎中是正骨的一把好手,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就是诊费贵了点,秦老二和秦老三都是家里的壮劳力,秦老爷子怕郎中技艺不精影响了日后干活,这可是个大事,少不得忍痛多花两个钱。

钱是花出去了,可秦老爷子看着地上已经嚎的没劲了的老陈氏,心里有些嫌弃起来,他就算再怎么重男轻女,也实在难把这责任推给个几个月大的小婴儿,自然心里就对老陈氏有意见了!

平日里老陈氏欺负儿媳妇,秦老爷子是从来不过问的,可今日惹出事来,秦老爷子就在心下埋怨起来。

自己这个老妻平日里就总是因为一点有的没的小事对儿媳白氏刻薄动手,这下子捅出漏子来了,不但难听的名声传的满村都知道了,还给家中败了钱!

秦老爷子越想越是厌恶,忍不住一甩袖子,转身去了里屋,来个眼不见为净,省的越看老陈氏就越心烦!

别看秦老二和老陈氏嚎的那么惨,其实伤势到没多重,只是骤然受力导致的骨头错位,掰回来歇上一个月基本就好了。

倒是秦老三的伤势有点麻烦,虽然不至于瘫痪了,但至少要在床上躺上两三个月不能动弹。

经过这事之后,秦双双怕老陈氏报复白氏,就装成是被老陈氏的一巴掌给吓到了,只要老陈氏敢靠近白氏,秦双双就挥舞着手脚对着老陈氏的方向连踢带踹的吓唬老陈氏。

不止如此,秦双双的嘴里还要凄厉的嚎叫着,弄的好像被人虐待了一样,连邻居都惊动了好几次,弄的老陈氏又多了个小心眼报复小婴儿的名声,把个老陈氏气的!

反正这事之后,只要秦双双在白氏身边,老陈氏就只敢翻着花样的骂白氏,却连白氏身边一米之内都不敢接近。老陈氏不是没想过让白氏把秦双双自己单独放在屋子里,奈何秦双双不肯配合老陈氏的心思。

每次在白氏身边,秦双双就特别老实,不哭不闹的,但是白氏只要一把秦双双单独放在房间里,秦双双就会开始不是好的折腾!

在秦双双抓着屋子里面的粗瓷碗扔到院子里打破了一口大缸之后,老陈氏也放弃了让白氏把秦双双单独放在屋子里的想法。

秦双双发现这点之后,更是天天都黏在白氏身边,只要白氏把她放下秦双双就开始拼命嚎,弄的白氏不得不时时刻刻的把秦双双放在身边。

白氏还用柳条自己编了个摇篮,连睡觉的时候都让秦双双在自己身边,因为只要不在白氏身边,秦双双就是再困也不肯睡!

有时候白氏都觉得秦双双是在心疼她才这样粘着她,在她身边却又乖巧的一点也不给她添麻烦。

小婴儿的时候,秦双双就粘着白氏,等到秦双双到了三岁,已经可以听懂话了之后,不能再粗暴的用踢打的方式来阻止老陈氏欺负白氏,秦双双就又换了个策略!

每次老陈氏一想打白氏,秦双双就自己扑上去抓住老陈氏的手把她压在地上,然后扯着嗓子又哭又喊的,“奶呀,不要打我娘!要打就打我吧!我娘身体不好挨不得打啊……”

每次不把左邻守舍都嚎来就不算个完,秦双双小小的一个人,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满脸通红的抱着老陈氏的腰哭哭啼啼的给娘亲求情,看在村里人的眼中,那就是个地里黄的小白菜,可怜的没边了。

在秦双双锲而不舍的折腾下,老陈氏在村子里的名声是臭上加臭,已经彻底的臭大街了!村里人人鄙视,弄的老陈氏连门都不怎么出!

老陈氏不能出门,就天天在家里骂白氏出气,然后秦双双必然是要护着白氏的,结果就是恶性循环,老陈氏的名声已经开始远扬到了附近的几个村子里!

时光匆匆犹如流水,春去秋来转眼之间,秦双双重生已经五年了!

一大早的天还没亮,秦双双就已经醒了过来,外面的灶间里,传来锅碗瓢盆轻微的碰撞声,还有老陈氏压低了嗓音的叫骂声!

旁边用薄木板格挡另一半,传来轻微的呼噜声,显然,他那个从来没作为的父亲还在酣睡。

秦双双厌恶的皱起了眉毛,无论是刻薄的奶奶老陈氏,还是这个死了妻子也不出声,还亲手把女儿交给别人烹煮的所谓父亲,都让秦双双觉得恶心。

初春的早晨很冷,秦双双打了个哆嗦,手脚麻利的钻出被窝把一边的麻布衣服穿上。说是衣服,不过是一块麻布围个圈,缝上两个小吊带,直通通的往身上一套罢了。

原本秦双双是没有衣服的,农家日子艰难,就是大人的衣服也至多是两身换着穿,还大多是粗麻布的。小孩子除了冬日里用来御寒的衣服,不到七八岁上是没有衣服穿的。

特别秦双双还是不得老陈氏待见的丫头片子,就更不可能有衣服了。偏偏秦双双内力是个大人,自然是坚决不肯光着身子。

白氏身为儿媳妇,手中是不能有钱的,钱都在老陈氏手里,老陈氏自然不会给白氏钱让她买布给秦双双做衣服,白氏就自己搓了麻线出来,和村里擅长织布的女人换了一张细麻布给秦双双做了这么件直通裙。

秦双双倒是不挑布料好坏,有的穿让她能够遮体就行,不然光着身子实在是太丢人了!

秦双双心疼白氏,穿好衣服下了地,匆匆忙忙的穿上草鞋就紧着跑进灶间。

白氏正在洗菜,初春的天气里,寒冷的很,白氏就那么把手泡在冰水里面,十根手指冻的通红,秦双双一看她娘那冻得通红的手指头,心里一股火腾的一下就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