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第5章性别之罪 5

开始人们还只是吃一些死人,但随着粮食的缺口加大,人们开始不满足于吃死人,健壮一些的人开始抓一些饿的快死的人来吃,甚至有的人家还选择了易子而食!

当时秦家因为一点意外,家中还有些余粮可吃,可是秦家的人却怕村子里面饿急了的人知道了会来抢他们的粮食!

为求自保,秦家人想出来了一个阴狠至极的招数,就是把家中身为女孩的赔钱货和别人家的小孩子交换一下,也来个易子而食来避免村子里的人发现他们家中还有余粮!

而秦老二!秦双双的亲爹!在秦老大秦老三和小陈氏方氏的暗示下,为了表现自己的孝心,讨好老陈氏和陈老爷子,在家中还远远不到饿死人的时候,竟然主动的把秦双双带了出去!

当时的秦双双根本就没有想到,当她满怀着雀跃激动的心情,跟着难得给她个好脸色,说要带着她出去找吃的的父亲离开家门之后,迎接她的是地狱!

她的父亲竟然亲手把她和别人家的孩子交换了!秦双双永远忘不了当时那种要被人当作畜生宰杀下锅时的恐惧和绝望!

今生再次看到秦老二,秦双双的心就像是被毒水泡着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扭曲憎恨着,若不是有白氏的温柔呵护,尽心宠爱,每天每日的面对着秦老二,秦双双说不定早就被心里的怨恨折磨疯了!

她本就对秦老二满心怨恨,如今看到秦老二竟然来打她失而复得,万分珍惜的娘亲,秦双双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一瞬间理智全失!什么都来不及思考,本能的用出了全身的力气对着秦老二的手就是一脚!

那个女人给秦双双的天生巨力果然不凡,秦双双这一脚力道奇大,直接把秦老二这个比老陈氏重的多的大男人给踹飞出去,而且还巧合的直接砸到了一直挑事的秦老三身上!

秦老二和秦老三一起倒在了地上,好巧不巧的地上有个小凳子,就是之前老陈氏坐着的那个凳子,秦老三的后腰很寸的一下子垫在了凳子上!

若是平时这一下还不算大事,可秦老三身上偏偏有个死重的秦老二跟着一起压下来,加上秦双双那一脚加持的力道,这一下子只听咔嚓一声,秦老三当时就瘫在地上动弹不得,紧接着,两声变了音的嚎叫痛呼声从秦老三和秦老二的口中一起发出!

秦老二的手和老陈氏一样,扭曲着耷拉在身侧,显然同样被踹折了,并且伤势几乎是老陈氏的翻版!

所有人都被这突入起来的变故给惊呆了,屋里从老陈氏一个人有气无力的嚎叫声变成了三重奏,哦不对,是四重奏,还有个踹完人就开始继续拼命嚎的秦双双!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给震的呆愣了一瞬,然后嗡的一声!门外跟来看热闹的众人再次窃窃私语起来,不同的是一部分人对秦双双表现出来的力量感兴趣,另一部分人则是对之前发生的事情感兴趣。

“一脚能把人踹成这样,这孩子可是天生巨力吧!我以前就听人说过有这样的孩子,今儿可是亲眼得见,开了眼界了!”

“这力道,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我以前去过县里,听人说当朝的齐大将军好像就是出身寒门,因为天生神力,去当兵的时候屡立战功才被封为大将军的,要是这丫头不是个女孩儿,说不定也能去当兵,然后成个什么将军的,可惜了,是个女孩!”

“是个女孩子有力气也好啊,至少以后干活什么的不费劲,也不会受人欺负!”

这些人都是对秦双双的天生巨力感兴趣的,一个个聊的热火朝天,都在说自己听说过哪个孩子天生力气大,脑袋好过目不忘,走路早啦,说话早什么的,说的是热火朝天的。

“刚才还以为白氏撒谎说的是假话,现在看来白氏说的应该是真的,老陈氏是去打白氏,不过白氏背对着老陈氏没看见,结果打到白氏背着的二娘子脸上了,估计二娘子是被打惊着了才会挣扎挥手的时候把老陈氏的手给打断了!”

“应该是了,我就说,白氏这个面团一样的和气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倒是她婆婆老陈氏这个人是出了名刁钻刻薄,还喜欢盯住了白氏这个老实媳妇欺负!”

“看二娘子的脸,肿的都要看不出长相来了,老陈氏下了这么重的手,如今成这样也是自作自受!”

“那孩子就背在后面,从后面打白氏肯定很容易误伤到二娘子,老陈氏这人一向对孙女轻贱的很,根本毫不在意会不会误伤到孩子就下那么重的手去打儿媳妇,活该她落这下场!”

这一波事后诸葛们,有些是家中有女儿又比较疼爱女儿的人在给白氏抱不平,有些则是惟恐天下啊不乱的,刚刚还指责白氏不孝,转眼间就开始鄙视起老陈氏来,完全忘了他们之前还在那里同情老陈氏的遭遇!

外面的人议论纷纷,屋内的秦家人则是一阵尴尬,刚刚挤兑白氏挤兑的欢实,如今转眼又添了俩伤号,却憋屈的完全无法说理去,能怎么说,难道跟个连话都不会说,才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计较!

被打了的人不但不占理,反而还理亏,看外面那些议论纷纷的人看向老陈氏的的鄙视目光就能看得出来!要不是老陈氏下手没轻重还不避开二娘子,能成这样吗?

就连过来主持公道的村长都皱着眉头厌恶的看了老陈氏一眼,对这逮着个老实人可劲欺负的人家全无好感,看着地上嚎个不停的几个人,对着秦老爷子道:“如今都成这样了,还不赶紧去镇上请个郎中来!”

说完看着半边脸都肿胀青紫的秦双双,更添厌恶的继续道:“这孩子才几个月大,就这么被人没头没脸的扇了一巴掌,还不赶紧让郎中看看,别给打出个好歹来!”

说到最后,村长看着秦双双惨不忍睹的脸,忍不住叹了口气,又添了一句,“好好的个孩子,真是作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