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第3章性别之罪 3

白氏已经被这一连串的事给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紧紧的抱着秦双双,心疼的看着秦双双肿的老高的半张脸,眼泪成串的往下掉!

如今听到秦老爷子的质问,白氏哆嗦了一下,看了看老陈氏,嗫啜着道:“我,我也不知道,刚刚我在切肉,然后娘说我笨,切的肉厚,就过来打了我一下,不过没有打到,然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娘就变成这样了?”

二娘子说的就是秦双双,这是沿用了大娘子的排行,双双这个名字是秦双双被家里人卖了,买她的第一个主家给起的名字,后来这个名字秦双双就一直用了下去。

“二弟妹当我们都是傻子吗?娘的手成了这样,不是你做的难道是你怀里的二娘子做的!二弟妹是当我们都没长脑子吗?”

说这话的是秦老大的妻子小陈氏,这个小陈氏是老陈氏的娘家侄女,和老陈氏沾亲带故的本来就得老陈氏喜欢,加上她虽然也生了个女儿,但前面可是连生了两个儿子,底气足的很,这会自然是一马当先的替老陈氏向白氏发难了!

其他人都觉得小陈氏说的对,看向白氏的眼神都很锐利,白氏被吓得全身发抖,完全说不出话来。

白氏越说不出话来,其他人越觉得小陈氏说对了,白氏是心虚,特别是秦老爷子,看向白氏的眼神已经冷的快要结冰了!

“看娘伤成这个样子,肯定是白氏动的手,说不定就是怨恨娘教训她,才故意报复娘,还摆出这副可怜样博取同情,太可恨了!”

这会儿说话的是秦老三的妻子方氏,方氏连生三个儿子,在秦家也很得脸,不过到底比不上小陈氏是老陈氏的亲侄女,虽然比她少生个儿子,因着这一层还是比她更得脸。

方氏娘家不得利,没有依靠,虽然生了三个儿子可没娘家撑腰到底不牢靠,但是方氏嘴巴会哄,一心奉承老陈氏交好小陈氏,反正家里的活计基本都是只生了个赔钱货的白氏在干,她们两个得宠的媳妇只做些轻松的小活,过的滋润的很。

这会老陈氏受伤,小陈氏发难,方氏自然要给小陈氏助阵一起对白氏发难,一开口就给白氏强戴了个对长辈动手的大帽子!

这年头,人都讲究孝顺,对长辈动手可是大不敬,遭所有人唾弃的,一旦坐实了这个罪名,秦家就是休了白氏都不会有人说过份。

白氏被吓得全身颤抖,紧紧抱着一直拼命嚎,其实心里也有点麻爪了的秦双双,只会摇着头说,“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打娘!不是我……”

显然白氏的辩解没有人信,小陈氏和方氏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指责白氏,背景音是老陈氏和秦双双的混合双嚎。

大郎二郎三郎四郎五郎加上大娘子,一堆小不点被这场面吓的战战兢兢的,和小鹌鹑一样一群人挤在一个角落里不敢出声。

男人中秦老大倒是没有指责白氏,他直接向秦老二发难,“老二,你婆娘干出这样的事,你怎么说?”

秦老二双手抱着头,佝偻着腰蹲在地上,既不看老陈氏,也不看吓得浑身颤抖的妻子白氏,一味低着头一声也不吭,样子懦弱的很!

秦老三在一边阴阳怪气的拱火,“二哥这是想要包庇白氏吗,娘生你养你了一场,如今被你媳妇打成这个样子,是人就不能忍!

要是方氏敢这么对娘,我早打的她亲娘都认不出来,然后一封休书修了这个不孝媳妇!你看你这窝囊的样子,简直不配称为男人!”

秦老大的话秦老二没反应,可秦老三说秦老二不是男人的话倒是一下子戳到了秦老二的肺管子,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睛通红的瞪向抱着秦双双的白氏!

白氏满脸泪痕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哭着辩解,“我没有,我没有打娘!娘不是我打的,你相信我……”白氏语无伦次的解释着,语调因为恐惧而颤抖,她希望自己的丈夫可以相信她,当她的支撑!

但是显然秦老二没有理会白氏的恐惧,他紧咬着牙齿,腮帮子上的肌肉跳动着,手掌握成了拳头,然后大踏步的向着白氏走过去!

看着秦老二走过来,不止是白氏紧张的连腿都抖了起来,秦双双的瞳孔也是一阵紧缩!因为秦老二的这种状态,她太熟悉了,也让她一瞬间想起了自己忘记的,有关娘亲白氏的一些记忆!

秦双双想起了前世里,老陈氏,小陈氏,还有唯恐天下不乱的秦老三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挑动她爹秦老二和她娘白氏过不去!

最让秦双双恨的牙痒的是,每一次,秦老二都会被挑拨的双眼发红,然后就这样咬着牙攥着拳头过来狠狠的打白氏一顿!后来秦双双大了点以后,秦老二打白氏的时候就会捎带脚的给秦双双几巴掌!

白氏活着的时候还抱着秦双双用自己的身体挡着秦双双不让她挨打,后来白氏死了,再也没有人护着秦双双,而且三天两头挨打的人也成了秦双双自己!

秦老二是这个村子里面人人都认为的老实人,家里面备受欺负的懦弱男人,是秦双双最深重的噩梦!

秦双双紧咬着自己还没长牙的牙床,发狠的想着如果秦老二敢来打她娘,她就给秦老二一个和老陈氏一样的教训!正好证明一下娘亲的清白,至于自己的结果,被怨恨冲昏了头脑的秦双双已经顾不得了!

不过秦双双和她爹秦老二的鱼死网破,还没开始就被一堆突然出现在秦家的人给打断了!

来的是村长和一堆跟着看热闹的村民!

主要是秦双双和老陈氏的混合双嚎威力太大了,一开头就把左邻右舍给惊动了,农村人,没什么消遣,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就像是看大戏一样,都想听个墙角。

秦家边上的人家就听了半天秦家的墙角,然后弄了个半懂不懂的,就听说老秦家二儿媳白氏受不了婆婆刻薄把老陈氏给打了,听老陈氏嚎的那么惨,这家人有点担心出事!

而且听了这半天墙角,也不见屋里面有人出来去请个郎中什么的,这家人怕真出事了晦气,就悄没声的让自己孩子跑去把村长给叫来了!

村长一进门就看到了被一群人围着,样子相当凄惨,眼睛都哭肿了的老陈氏!一看老陈氏的样子,村长的眉毛当即就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