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第2章性别之罪 2

“哭!不争气的生了个没用的赔钱货你还有脸哭!还不赶紧起来把你弄脏了的地方收拾了去!等着我去伺候你去啊!”

秦双双终于艰难的睁开眼睛恢复意识的时候,听到的就是一个上了年岁的女人的叫骂声!听到这声音,秦双双的心底反射性的升起一股愤怒怨恨之意!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因为秦双双的童年就是在这女人的打骂中度过的!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奶奶老陈氏!

身体软绵绵的,胳膊腿上都没有什么力量,只能稍稍的动一动,眼前也有些模糊,扑捉东西有些不清楚!

这种感觉,联想到之前遇到的奇遇,秦双双轻易就得出了自己已经重生回到了刚出生之时的这个事实!

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秦双双有些郁闷,虽然重生是好事,可是重生的这么彻底也很郁闷啊,小婴儿的生活,想想就觉得憋闷难受。

不过秦双双没难受一会儿,就被周公拉走下棋去了!口中还吐出个大大的泡泡,让刚刚被婆婆连训带骂的又折腾了一回才回来看女儿的白氏忍不住心下一软。

轻轻的拍了拍睡的香甜的女儿,白氏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个温柔的笑,看着可爱的女儿,忍不住低头亲了亲秦双双红彤彤的小脸,只觉得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不再重要。

婴儿的日子过的意外的快,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加上重新看到了对自己最疼爱,却在前世六岁的时候就意外去世的娘亲白氏,秦双双觉得这段作为婴儿的日子,竟然是她过的最开心的日子!

爬在白氏并不宽阔的背上,感受着来自娘亲无保留的宠爱,秦双双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前世的记忆太遥远,娘亲去世的那段记忆太痛苦,以至于秦双双一直致力于忘记那段记忆!

时间久了,那记忆就真的被秦双双尘封到了记忆深处,再不得见,以至于如今秦双双回想的脑袋都疼了,也没想起来娘亲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

此刻秦双双有些痛恨自己把那段记忆忘的太彻底了,拼命回想也只隐约想起,她的娘亲似乎不是正常死亡的。

秦双双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与戾气!前世今生她才找到这么一个对她好的人,无论如何,任何人任何事都休想再把她的娘亲从她身边夺走!

转眼之间,秦双双已经六个月了,能够翻身爬动,挥动手脚也有力了很多,白氏怕秦双双一个人趴在床上的时候会乱爬掉到地上去,就每天背着秦双双做活。

每次被白氏背着的时候,秦双双都尽量不要乱动,怕给白氏增添负担。

这天秦双双的大伯秦老大从镇上打短工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小块肉,说是东家心善,完工后赏的。

秦家全家人都很兴奋,除了秦双双和白氏,因为家里吃肉,她们娘俩从来连肉汤都喝不着。

肉是吃不到,但是做肉的人却一直是白氏,因为白氏是秦家厨艺最好的儿媳妇!

做饭的时候,老陈氏就坐在门口看着白氏做肉,生怕白氏偷吃了去,口中还习惯性没事找事的骂白氏,也不知道到底都是因为些什么,反正是每天不骂上白氏几顿,老陈氏就全身不舒服。

白氏也被老陈氏骂的心慌,一不小心手上的肉就切的厚了点,肉本来就少,切的薄了能显得多些,白氏这一错手,切下来的这块足以切成四五片了!

老陈氏顿时就火了!“败家娘们切那么厚是故意的吧!是对我老婆子唠叨你不满了吗!作死欠教训的东西……”

老陈氏一边污言碎语的骂着,一边怒气冲冲的几步走到白氏身后,没头没脸的劈手就向着白氏的后脑打了过去!

秦双双正被白氏背在背上,这段时间对于老陈氏对白氏的磋磨,秦双双早已经恨的牙痒痒了,如今老陈氏劈头盖脸的就来打白氏,秦双双眼睛立刻就红了!

眼看着老陈氏的巴掌就要扇到白氏的脑后,秦双双心念一动,微微往上凑了凑脸,然后老陈氏的巴掌啪的一下就扇到了秦双双的脸上。

还没等怔了一下的老陈氏反应过来,秦双双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嚎哭声,然后小手猛挥,狠狠的打在了陈氏的胳膊上!

秦双双记得她重生前那女人曾经说过,会让她拥有天生巨力,如今秦双双就是仗着这个,想给老陈氏个教训,比如打肿她的手让她几天不敢动手什么的。

谁知秦双双低估了自己的力量,因为老陈氏并不只是手肿了,她直接被秦双双给掀飞了一小段!然后嘭的跌坐在地上!刚刚打过秦双双的那只手整个耷拉了下来,手腕扭曲的翻转着,显然已经彻底折了!

老陈氏坐在地上懵圈了半晌,然后痛觉后知后觉的开始发威,老陈氏被疼的嗷唠一嗓子,然后就开始大声喊疼,甚至疼的眼泪鼻涕直流!

当然,秦双双也不示弱,她一开始也被老陈氏的惨状给吓到了,她没想到自己都没敢用上十层力,这老陈氏就变成了这样!这一下可是闹大发了,秦双双也慌张了一瞬。

等看到老陈氏疼的鼻涕眼泪一起流,嚎的像是死了娘一样,秦双双也不甘示弱的立刻张开小嘴扯嗓子嚎了个撕心裂肺,婴儿的声音尖细而锐利,扯开嗓子嚎起来可比大人凄厉多了!要是晚上都能吓死人!

这两个人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就是死人也要被惊醒了,很快,秦老爷子,秦双双的大伯秦老大,秦老大的老婆小陈氏,儿子大郎三郎,女儿大娘子。

秦双双的父亲秦老二,叔叔秦老三和秦老三的老婆方氏以及两人的孩子二郎四郎五郎都起来了,一个个衣衫不整的汇集到了小小的灶间之中。

众人一冲进来就看到老陈氏坐在地上,满脸鼻涕眼泪的嚎叫着,一只手还扭曲着一看就凄惨的很!

那边秦双双虽然嚎的很惨,脸上巨大的巴掌印和肿的老高的半边脸看着也很可怖,但这家人就没有人在乎秦双双这个赔钱货的,自然没人在意她是死是活,呼啦一下子全都围到了老陈氏的身边。

秦老爷子看了看老妻扭曲的手,脸色阴沉的厉害,扭头看着白氏的眼神也很阴沉,冷声质问:“白氏!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