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第1790章 超时空直播 15

冯楚媛也没想到皇帝竟然下达了圣旨要赐死连双双,不过上辈子冯楚媛只顾着去救赵孟翰的事,并不知道这次的事情。

而且上辈子的这个时候她刚好给二哥下了千依百顺卡,已经在去找赵孟翰的路上了,二哥自然无法成为钦差去边关传旨。

只是回来的时候依稀记得是有这么回事,但是连双双并没有死,之后还一直在边关,皇上和朝臣们都默契的当不知道,连双双打了胜仗他们也都当看不见。

冯楚媛左思右想,还是保持原有的想法不变,跟着二哥去边关,而且二哥是去传旨,那肯定能见到连双双,比她之前想的去边关还要自己想办法见到连双双更容易些。

冯楚媛是不相信连双双会真的听话的喝了皇上送去的毒酒去的,从连双双敢宰了大夏迎亲使团,还敢上战场上这一点就能看出,连双双就不是那种愚忠愚孝的人。

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想法她是绝不可能遵守,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她降智吧。

远在边关的连双双正在忙着训练军队,用的是很温和的方法,虽然穿越者喜欢把现代的军训方法照搬到古代,但连双双没有这么打算。

不可否认,现代人的军训方法的确是最科学的,但是有一个大前提,得保持营养充足。

现代人那样高强度的训练是十分耗费体力的,现代社会人人吃得起肉,而且还能营养搭配均衡,保证身体不缺少任何营养,所以这种训练并不会伤身。

可是这是古代社会,还是乱世中的古代,这时候大家吃饱饭都是奢望,吃肉就更是做梦了,如此情况下,训练的力度根本不可能加大,否则士兵的身体先就会被累垮了。

所以连双双只能在保证大家都吃饱的情况下,一点点的训练,连双双想好了,等到边关的粮食可以自给自足了,就把防治动物瘟疫的药研究出来,看能不能把养殖场开起来,这样大家就都不愁肉吃了。

在连双双练兵的时候,大夏也在准备第二次进攻,大夏果然不是个能甘心吃败仗的。

傅忠长和连双双外祖父留在大夏的探子都传了消息回来,说是大夏正大肆集结兵马筹集粮草,准备再次攻打大周。

因为动静很大,探子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消息打探出来了,接到密报的连双双眉头紧锁,虽然早已经预想到了这一天,但是连双双还是有些犯愁。

至于连双双发愁的原因,还在兵上,傅忠长镇守边关,手下号称有二十万精兵。

但这其中至少三万是老兵,体能严重下降,上战场几乎是送人头的那种,还有四万左右是还没成年的少年人,为了一口吃的来当兵,身体素质和力气都不比成年人。

如此二十万大军,真正能用的不过十三万人左右,而大夏每次攻打集结的兵马都是身强力壮的壮年之人,兵力相差悬殊,根本无法正面迎敌,可是死守城门又实在太被动了。

连双双这两天都在盯着地图观看,试图寻找出可以取得主动的地形,琢磨着该如何与大夏打这一场硬仗,据说大夏这一次要发兵三十万,一定要踏平飞鹰关。

李唯廉在看直播观众的连环夺命催下,好容易抗住了在京城那边直播了三天,这才飞快的返回边关,正好赶上连双双和傅忠长议事。

连双双和傅忠长的面前铺开巨大的地图,连双双手指这地图上面的一处山丘对傅忠长道:“傅将军,你看这个位置,周围地形复杂,却是大夏士兵前往我大周的必经之处。

这个地方非常适合埋伏以及设置陷阱,就是这个地方贴近大夏,周围有很多游牧部落有些麻烦,我们想要在这里埋伏,就必须先把这些游牧部落清理掉。

虽然这个地方离着大夏非常的近,但又不至于靠的太近能让大夏时时监察,这就给了我们活动的机会。

之前一战大夏或许对我们有所警惕,但是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去离他们这么近的地方埋伏,不知傅将军以为如何?”

“公主所想胆大心细,可行,其实我们也不一定要把这些游牧部族都除掉,那样动静太大,万一跑了一个去通风报信就容易引起大夏的警惕。

大夏原本也是游牧部落,后来聚集收服了无数小部落建成大夏,这些大夏外围的小部落一直都依附大夏,接受大夏的庇护也负责保护大夏的周边安全。

那个时候咱们大周刚刚建国武力强盛,和大夏势均力敌常年征战,这些游牧部族就是大周攻打大夏的第一道关卡,他们也负责给大夏通风报信。

但是这些年大周势弱,大夏强盛,越发目中无人,不但频频骚扰大周,也不停的欺压这些周边的小部落。

这些游牧民族就靠放牧维生,每年都要上供大量的供品给大夏,以前大夏还有所收敛,最近几十年大夏强盛,对这些游牧部落的压榨越来越狠。

也许这些游牧部落的祖先对大夏非常忠心,但是现在的这些游牧部落对大夏其实和咱们对大夏的态度差不多,很多小部落都非常仇恨大夏。

既然有仇恨,那么这些小部落也未必不能为我们所用,只是朝廷不会给好处诏安,我也没有可以收买这些部落的财宝,一直迟迟不能行动。”

说到这里,傅忠长的语气有些悲哀也有些愤怒,他早就想过联合这些对大夏不满的小部落一起反攻一次大夏,也曾经满腔热血的把自己的想法上奏给皇帝。

可惜换来的不是赞赏,而是皇帝愤怒的斥责,接着是罚俸三年的惩罚,要不是边关还要靠他守着,说不定已经被降罪关进天牢了。

连双双敲了敲桌面,若有所思的道:“其实也不一定用金银财宝来收买这些部落之人,朝廷不愿意诏安,我们可以自己诏安他们。

我记得飞鹰关内有好几片无主的草原,是当初圣祖开国时从大夏手中打下来的,只是咱们大周不擅长游牧,这几片草原虽然被圈入了我大周的国土,却还是闲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