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第1789章 超时空直播 14

冯楚媛呆在后宅之中,李唯廉直播了一天不到就被实在是看的无聊的观众连环夺命催着让他换频道,他们不要看美人宅斗,美人耍心机,美人傻白甜。

李唯廉被催的没办法,只能跑去皇宫直播皇帝非常之丰富的夜生活,结果直播间弄的差点没被封了,原因是尺度太大少儿不宜。

第二天是大朝,哈欠连天的皇帝面前从温柔乡爬起来去上朝,正好今日傅忠长的奏折也到达了京城。

皇上一直以为连双双已经和亲成功,边境也没有战乱,谁知道突然得到傅忠长的奏折,连双双不但没去和亲,还胆敢杀了大夏的迎亲使团,还和大夏擅自开战。

皇上看到这份奏折的时候,完全没有大周打了胜仗的喜悦,只剩下气到全身发抖的愤怒和要面对大夏报复的恐慌。

大周接连三代皇帝全部昏庸无能,皇帝的祖父被大夏打到京城,大夏主帅亲自把他从皇宫里揪出来侮辱折磨,最后不堪受辱生生气死。

上一任皇帝沉迷美色,突如期想要建造一个人间仙境群芳殿,将天下美人搜罗进去供他享乐。

一个群芳殿逼死数万服役的百姓,历时十年总于建成,结果先帝进去没荒唐两天,因为太过兴奋彻夜淫乐不知怎么的蜡烛点了帐幔。

那一场大火映红了京城的半边天,整个群芳殿付之一炬,同时陪葬的还有先帝和他搜罗的大半美人。

当今皇帝延续了祖父和父亲的荒唐,沉迷酒色和建造宫殿园林,国库虚耗的根本承担不起打仗的军费。

也是被大夏吓破了胆子,当今皇帝对大夏的政策从来都是认怂,给东西,送公主,就好像此刻看到胜利的消息却如同看到惨白的消息,整个人被吓的坐立不安,就怕大夏发怒攻打大周。

朝中有能力有骨气的官员早被皇上折腾没了,剩下的不是奸官佞琛就是和稀泥什么事都不管的木头人。

此刻看着皇上拿着报喜的奏折如丧考妣的脸色,一群跟着皇上思想走的佞臣也都面色惨白。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安平这死丫头简直要气死朕啊,竟然得罪了大夏,如今人家就要打过来了,爱卿等可有计策?”

群臣们互相对视,一个个也全无手段,只能乱糟糟的一起谴责安平公主。

丞相第一个出列,义正言辞:“安平公主此事做的简直是大逆不道,违背陛下的旨意伤害大夏迎亲使者是为不忠不孝。

安平公主以女子之身混迹军营,如此荒唐行为,简直就是淫荡无耻,此等女子便是公主也不能容忍,臣恳请陛下惩罚安平公主。”

“安平公主身为公主,不思报国却霍乱朝廷,以女子之身行男子之事,颠倒乾坤牝鸡司晨,又杀伤大夏恐引来大夏报复,不如把安平公主交由大夏处置,以平息大夏之怒。”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朝堂之上的一切看到正在直播的众人气的不清。

“啊!我要气死了,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愚蠢荒唐无能恶毒之人!那是他女儿!是为他的江山征战的人!是帮他打了胜仗的人!不嘉奖就算了,降罪是什么脑残操作!”

“请不要侮辱脑残,这些人哪里配被称呼为脑残,这就是一群阴沟里的老鼠!粑粑上的苍蝇!下水道里的恶蛆!我恶心他们!”

“我双双太惨了,真的她太惨了,就因为她是女子,心怀天下就变成了牝鸡司晨,颠倒乾坤,什么玩意!”

“我好想哭,这样一个腐朽的朝廷,双双根本就扶不起来,特别是想到历史上双双的结局,我真的太想哭了。”

“不要提历史,我双双才不会死!我不接受历史书上写的结局,也许双双只是远离了朝廷风云,她只是被人写死了,反正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不能全信。”

“虽然我也不想双双死,但是不要自欺欺人,历史的书写者不止有胜利者。”

“不要吵历史正不正确了,双双现在就要面对最大的危机了,也不知道这狗皇帝要如何处置我双双。”

弹幕在愤怒的发泄情绪的时候,皇帝和百官也乱哄哄的各抒己见指责连双双,最后皇帝决定派钦差带上一杯鸩酒和圣旨去见连双双,他要毒死连双双把她的尸体送给大夏,以平息大夏皇帝的愤怒,避免要到来的战争。

这一次弹幕已经完全爆炸了:“他是傻逼吗?他是傻逼吗?他是傻逼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就不明白了,连年打败仗的时候大夏停止攻打大周了吗,他这是什么逻辑?!”

“这狗皇帝脑子还没有单细胞生物大,哪里来的逻辑,他就是无限制的对大夏当舔狗,我算是明白了,这要是没有赵孟翰,有这么个狗皇帝和大臣,这大周迟早也会成大夏的。”

“我现在已经被气到失声,这就是真正的历史远比小说更荒唐吗?我真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关键是这么蠢的人,他竟然是皇帝!!!”

不管弹幕上的观众们如何愤怒爆炸,他们的意见对这个世界产生不了任何影响,皇上还是下达了赐死安平公主的圣旨,并且去宣旨的钦差正好是冯楚媛的二哥。

至于边关将士缺少的粮草,愤怒中的皇帝和大臣们全部集体忘记了,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心思,弄死安平公主,平息大夏愤怒。

这个结果让观看直播的人们非常无力。

“我要哭了,真的我要哭了,为我双双委屈的,我后悔看这个节目了,简直找虐。”

“我现在突然理解我哥们看到我要看历史直播的时候,提醒我最好别看的心情了,因为有些历史人物,她太有魅力,而经历太惨让人无法不动容。

特别是知道了她的结局却无法更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步步走向毁灭,真的这个心情太煎熬了,我,我不行了,我一个大老爷们,为了一个历史人物哭成狗,虐,太虐了。”

“呜呜呜安平公主太惨了,我好气,为什么那个时候的男人那么可恨,鄙视女人无能又打压女人出头,太可恨了。”